武汉日记:无论如何不能“断气”!

文章正文
2020-03-02 01:38

一般病人使用呼吸机,每分钟消耗2-4升氧气,重症病人也不过6-8升。一名新冠肺炎患者,每分钟消耗多少氧气?

答案是:60升!

一天运送839瓶

2月29日,支援武汉疫情报道的第31天。驱车20多公里,我和同事来到了武钢中冶气体事业部。

“疫情暴发后,各医院用氧量是日常用量峰值的10倍还多。2月18日,我们运了839个氧气瓶,这也是目前单日运送的记录。”武钢中冶气体事业部党支部书记李高陆,讲述了两次外人鲜少知道的,“最凶险的危机。”

第一次危机,发生在1月23日到2月4日。

按以往春节的经验,他们备了300-500个氧气钢瓶,可疫情愈演愈烈,各大医院的耗氧量直线飙升。

他们赶紧在省内紧急采购了一批钢瓶,投入使用。结果?这批氧气瓶“石沉大海了。”

“回瓶率太低。患者激增、护士忙不过来,用过的氧气瓶不能第一时间回收;消毒又增加一到两天周转时间。” 李高陆说,1月28日、29日连续两天回瓶太少,已经直接影响到次日向各大医院供应。

医用氧气保供职工在战“疫”一线。受访者供图

形势危急!他们马上向宝武武钢总部的专班领导汇报,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直接出面协调。2月1日下午4点多,山东钢瓶厂第一批800支钢瓶抵达武汉。

“2月4日,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出现第一个峰值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山东钢瓶厂连夜复工复产,真的很‘硬核’!如果没有这批钢瓶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李高陆说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

战“疫”打响后,武钢中冶气体事业部经理时文玉和李高陆各带一队、分兵把守两条战线:李高陆负责氧气运送,时文玉负责医院供氧系统的新改和扩建。

第二次危机为什么会在2月16日出现?

时文玉说,实际上,1月23日后,武汉各大医院原医用氧供应系统已经力不从心、接连告急。

“原来使用负荷只有设计能力的50%,而现在的使用负荷达到300%,直接造成ICU气站系统瘫痪、整体输氧压力偏低、供氧系统对液态氧气化能力严重不足。”时文玉说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。14、15日,武汉下雨下雪,气温骤降。

“结霜让管道脆化,极易引发管道爆裂。此外,冷变形也容易撕裂管道。低温让各大医院的供氧系统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故障。”时文玉说。

医用氧气保供职工在施工。受访者供图

关键时刻,他带着同事、设计方、施工方、设备厂家,齐进齐出、现场作业,并派专人在医院24小时值守。“争分夺秒,无论如何都不能‘断气’!”时文玉说。

目前,在急需改建、扩建供氧系统的87家医院中,武钢对接服务56家,其中,武钢中冶对接服务34家。

还有其它困难,比方说外省支援的司机来一趟武汉,回去就要隔离14天,慢慢的司机就不够用了;防护物资最紧张的时候,把防护服先给司机……

“就算是三更半夜,我们也想方设法第一时间把气瓶送到。”“没有防护服,我们的职工戴着口罩、手套,就冲进医院抢修”……

两条战线,50个人。咬紧了牙、憋住了气,他们,“没掉链子!”

(责编:牛镛、岳弘彬)

文章评论